pic_desktop-pen-interview_nonwoven-and-textile

有备无患

新冠病毒如何影响安德里茨无纺布的业务和流程?

安德里茨无纺布(德国)销售副总裁TobiasSchäfer和安德里茨无纺布(法国)业务发展总监Alexandre Butte参加了Haydn Davis的最新SNW网络研讨会“来自欧洲的个人防护设备概览”。

海顿·戴维斯(Haydn Davis):您愿意将安德里茨无纺布迅速的介绍给其他不了解该公司的人吗?

Tobias Schäfer:安德里茨非织造布是非织造行业(特别是卷材生产商)加工设备和解决方案的制造商。 对于各种非织造工艺,我们有许多不同的工艺,例如通过热风粘合,针刺,水刺,纺粘和湿法成网,以及通过我们的子公司安德里茨 Diatec进行的精加工和成品加工设备,例如口罩机。

HD:亚历山大(Alexandre),在法国你是从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新冠病毒在欧洲可能会成为一个难题?

Alexandre Butte:我们是在12月首次听说的,并在1月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那时我们实际上是从公司内部而不是通过新闻获悉的。安德里茨在中国有很多公司,一月中旬我正去那里出差,当时我们开始听说新冠病毒和武汉的封锁。针对这一点上,我们开始讨论和实施有关出差以及健康和安全的严格的公司政策。

HD:您如何看待法国的应对方式?

AB:在法国安德里茨帕弗杰特,我们重新安排了工作,以便能够以更数字化的方式进行处理。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的非织造布部门一直在努力提高数字化程度,因此我们简单地实施了我们一直在准备的内容,并且在48小时内我们统一设定了在家办公的标准设置。我们能够继续在线进行客户会议,每个人都很快适应了远程学习。

HD:Tobias, 您在德国的经历是什么样的?

TS:这里也非常相似。由于我们也有制造业,因此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来降低风险,转向两班制。我们的IT团队度过了最具挑战性的时间,但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动力。诸如MS Teams之类的系统以前不是一种广泛使用的工具,如今已成为标准配置,但是对于那些喜欢远程工作并拥有更大自由度和灵活性的新一代人来说,这是非常合适的。

HD:封锁对公司的最初的影响是什么?

TS:我们拥有庞大的金属供应链,大部分制造都在意大利北部进行。众所周知,该地区受到的打击非常严重,因此我们确实担心订购的材料有所延迟。我们每天都与那里以及欧洲其他所有地区的供应商保持联系。作为一家有股东的公司,在财务方面也需要采取很多措施,因此也需要进行大量的内部报告,以确保事情处于控制之下。

我们设立了风险和特别任务小组,对重要领域进行日常审查,当时的沟通效果特别显著。因此我们能够控制一切并保持客户的交货时间。这是我们的承诺。如果您无法前往客户所在地,那么你就必须在其他地方做需要的工作,而我们做到了。我们成功地继续的经营着我们的业务。

您还可以想象在没有技术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启动生产线是怎样一个挑战。我们无法派遣技术人员,所以我们让现场服务技术人员坐在他们的办公室里进行远程指导,使用谷歌眼镜,或者在电脑上帮助我们在中国的技术人员投入运行。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全新的,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才可以掌握适应。

HD:您能告诉我们一些针对个人防护装备和口罩短缺情况的解决方案吗?

TS:这个情况发生在今年2月和3月,当时新冠病毒危机袭击了欧洲。我们在考虑如何做出最好的应对。我们有很多不同的设备和解决方案,但大部分用于口罩业务的机器都是在中国制造的(大部分产品也是在中国生产的)。很快我们就发现,欧洲出现了短缺,而我们过度依赖中国的供应链,因此我们不得不在这里重新启动大量生产和加工流程。

我们的加工技术专家说:“如果我们可以制造尿布机,为什么不可以制造口罩机呢。” 值得注意的是,构思和设计过程用了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在车间中对机器进行了测试,并准备在6月底交付。依靠我们的专业知识,客户的信心倍增,我们已经收到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多个订单。

测试工厂的最初结果非常好,使用这种口罩技术让我们在产品组合中彰显了新的篇章。

HD:安德里茨的数字创新是如何产生影响的?

AB:安德里茨无纺布几年前就开始研究数字化,作为一个集团,安德里茨一直在研究纸浆和造纸领域的数字化已超过10多年了。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关技术,并一直在实施这些方案,以便数字化可以造福我们的非织造布客户。

1月,我们开设了首个专门用于非织造布的Metris性能中心——Metris是安德里茨数字化程序的品牌名称。我们在这里有两个主要系统。第一,Metris远程协助系统。2020年春季实施封锁的时候,在质量检查和培训方面为该服务提供了有效验证了Metris的功能。封锁开始时,我们已经从意大利向乌克兰交付了一台机器,显然我们无法派遣技术人员到那里。但是,我们有一个替代的解决方案,那就是使用Metris远程协助系统。

我们设法在现场没有任何技术人员的情况下完成了安装工作,我们按时交货,并按时启动了设备。Metris使我们能够立即成功地测试工厂,并保障了客户的生产可以正常的运行——这是数字化如何帮助我们支持并与客户保持联系的一个实例。

第二个方面是资产性能和预测性维护,其成功导致对数字化流程的需求增加。现在,客户既位于欧洲,又在美国或世界其他地方设有生产线,现在可以使用该工具来收集数据,提供自动报告,然后与不同的工厂和人员共享信息。如果出行受到限制,那么拥有一个可让您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共享和讨论相同数据的工具是提高生产效率并帮助您更快地做出决策的绝佳方法。访问数据意味着您可以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并轻松地从我们的专家团队获得支持。

HD:公司现在恢复正常运营了吗?

AB:现在的问题可能在于,它是否会完全恢复正常。现在,越来越多的员工习惯了远程工作,而且每个人都很快适应了这一变化,因此不必担心效率的下降。但是,我们必须尽快与客户重新建立面对面联系,以便我们向他们展示我们的创新技术,并讨论发展和新的合同机会。同时,我们还需要查看运行中的设备。因为整个工艺流程都是我们提供的,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在现场给予支持。虽然远程办公既可以提高效率,又可以减少差旅需求,但有时我们仍需要了解客户的产品线以及他们的运营情况。

HD:从中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嘛?

TS:新冠肺炎疫情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许多人认为,远程启动一台机器是不可能的,有些人说我们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适当的能力来安装整条生产线。有一种感觉,我们必须旅行才能进行安装工作和确保订单。但是今天我们的情况有所不同。尽管我们错过了面对面的客户关系,但他们会回来的。随着形势还在不断的变化,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出差的可能性还不是很大。

根据形势我们不得不考虑事情的发展。在家办公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可以非常高效地做到这一点。 最大的收获之一是非织造布行业一直是隐藏的冠军行业,但由于这场危机,我们的产品现在已成为主流——比如口罩,擦拭布等。我们已经走出了这个隐蔽的领域,现在我们看到各国政府正在帮助建立当地的非织造布行业,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有着利益。


AB:我同意。我们已经被公认为一个行业,这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已经从一个隐藏的行业转变为可以为所有人提供支持的行业,而这种行业过去从未遇到过。新冠肺炎的形势正在推动非织造布知识的传播。之前大部分的机械供应商都在欧洲,因为新冠病毒的缘故,我们看到我们可以继续在世界各地开展业务。因为无纺布无处不在,它不必集中在欧洲的专家手中——更需要在其他国家的本地支持和本地生产。

pic_tobias-schäfer_nonwoven-and-textile

安德里茨无纺布总经理Tobias Schäfer

© ANDRITZ
pic_alexandre-butte_nonwoven-and-textile

安德里茨无纺布业务拓展总监Alexandre Butté

© ANDRITZ

返回无纺布博客首页

2020年11月